總第206期
2021
02
  • 蔊菜 貞烈之風出澗溪

    蔊菜,產于我國南北多個省區,生于河邊或田地、路旁較陰濕處。 蔊菜為一二年生草本,高20~40厘米,葉形多變,總狀花序,花黃色,長角果細圓柱形。古時說的蔊菜,可能指如今菜屬多種植物。 蔊菜為常見雜草,……

    作者: 王辰  

  • 馬鈴薯瓢蟲和馬鈴薯

    無論你叫它土豆、洋芋還是山藥蛋,馬鈴薯作為全國菜市場標配,城里人恐怕很少見過它的葉花果,以及在葉子上埋頭啃食的小瓢蟲。

    作者: yinger  

  • 斗魚情仇 “純原生態”魚缸演義Ⅴ

    上回說到圓尾斗魚夫妻大婚后,男1號獨自接管了帶娃任務。隨后一個月內,母斗魚又產了3窩卵。不過誰當爸爸,竟然是兩位男主角輪流坐莊。而在下一代的生存競爭中,“雜貨缸”里數千條斗魚寶寶,你猜最終能……

    作者: 張瑜  

  • 堅果“嗑學”

    在漫長的演化中,一些植物成了操心的家長:它們把種子養得白白胖胖、富含脂肪等營養物質,又用千奇百怪的硬殼,將這些嬌兒保護起來。然而,善尋美味的人類還是盯上了它們。經過千百年的收集、栽培馴化,……

    作者: 佳期  

  • 松子 出山記

    多數堅果都很貴,其中松子是典型:身為“國貨”,價格卻能與進口堅果試比高。去年秋天,我們前往長白山,親眼見證松子的采收過程,終于明白了它為什么這么貴——每一粒松子,都是人類勤勞勇敢的證明,還……

    作者: 林語塵  

  • 山核桃破關路

    零食盒里的大多數堅果,都是植物最重要的種子,被硬殼嚴密保護著,有的外面還有厚厚的果肉果皮。人類想盡情享用它們,就得先破除這層層關卡。9月中下旬,正是浙江臨安山核桃下樹的季節,我們前往采訪,借……

    作者: 林語塵  

  • 尋找“真堅果”

    為了圍觀打松塔,我們來到長白山。車上,編輯們聊起2012年的文章“長白山找野果”,那里面提到了一種野生堅果——毛榛子。對植物愛好者來說,榛子可是一種很特別的堅果,來了當然不能錯過,找它去!

    作者: 彭鵬  林依婷  

  • 白鷴 密林中的自在“閑客”

    我們中國號稱“雉雞王國”,本土雉雞的種類之多、顏值之高,都堪稱世界之最。在一眾雉雞“花樣美男”中,白鷴并不以色彩艷麗取勝,卻以素雅的配色、瀟灑的身姿贏得了國人喜愛,自古以來對它的贊美綿延不……

    作者: 陳之旸  

  • 東瀛龍跡 日本的恐龍化石

    不久前,動畫電影《哆啦A夢:大雄的新恐龍》在國內上映。這也是哆啦A夢這個日本國民IP,40年來的第三部恐龍題材劇場版。其實,日本人早就有濃郁的“恐龍情結”,但直到上世紀70年代末,日本本土才首次發現……

    作者: 江泓  

  • 去巴厘島爬活火山

    不論你是否去過印度尼西亞的巴厘島,想必也聽說過這個海清沙幼、椰風醉人的度假勝地。2015年大一學生駱一舟第一次去那里,卻不為海濱度假,而是爬火山。如今她已成為火山學專業的博士生,仍無法忘懷這次啟……

    作者: 駱一舟  

  • 漢字里的車 車如流水馬如龍

    又是一年新春佳節,浩蕩“春運”即將開始。多虧各種交通工具,人類才能有如此廣闊的出行范圍。車,作為先民們最早掌握的交通工具之一,在漢字中留下了鮮明的投影。

    作者: 宰予  

  • 歲序更新 紫芋美

    隨著奶茶文化風靡大江南北,奶茶加料里的芋泥也被越來越多的人知曉。其實,芋泥可不僅僅是低調的“配角”,它在福建人的年夜飯桌上有重要戲份。新春佳節,正是食芋之時。

    作者: 雨林  

  • 步槍射擊多“美妙”

    時間邁入2021,體育迷都在許愿:希望東京奧運會今年能舉辦。借著動漫《美妙射擊部》,我們來聊聊奧運會打頭陣的步槍射擊項目,先過一把“奧運癮”!

    作者: 郭強  夢圓  

  • “克蘇魯之父”的另類人生

    “不可名狀”“san值狂掉”“克總發糖”……在視頻網站的彈幕中,在影視、游戲、二次元相關公眾號的推送里,常能見到這類字眼。與此相關的“?!?,都出自20世紀初的“克蘇魯神話”。它的創造者,是美國小……

    作者: 何全  

  • 愛心演化史

    每到情人節,世界就充滿了“愛心”:巧克力、蛋糕、花束……甚至拍照也要用胳膊或手指擺出個“心”形。你發現沒?這個桃子狀的心形符號,與人類心臟的真實形態相去甚遠??v觀人類歷史,心的表現手法,其……

    作者: 曉風  

  • 胡須,是用來看的

    從達爾文開始,胡子就讓學者們傷透了腦筋。幾百年來,他們反復捻須深思:胡子到底有什么用?世界各地的人們胡子為啥差異這么大呢?

    作者: 洪琪玲  

  • 雨后銀線

    夏天雨后,濕潤的路面、墻面上,常憑空冒出一些幾毫米寬的“銀線”。它們是由“反光材料”劃出來的,曲里拐彎四處蔓延,甚至能有好幾米長。沿著銀線追蹤,多半能看見一只蝸牛,正在銀線盡頭負重前行。

    作者: 曉風  

  • 抖出你的水花來

    冬天一有空兒,我就會去(北京)玉淵潭公園拍鳥。鏡頭不夠長,多數時候也就是拍拍不怕人的鴛鴦和綠頭鴨。其實我一直挺喜歡小??(pìtī,后文簡稱小PT),但它們的膽子就像個頭兒一樣小,總是躲得遠遠的……

    作者: 唐志遠  

閱讀本期完整內容

使用微信掃一掃開始閱讀

亚洲欧美日本国产在线视,精品人妻av区,国产清纯在线一区二区,中文字幕午夜av福利片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